资金未到位天桥未建遮阳篷 BRT站再成火焰山

来源:未知 作者:广东广播电视台广
记者走访多个BRT公交站发现,连接到BRT站台的过道和天桥依然是日晒雨淋 资金未到位天桥未建遮阳篷 BRT站再成火焰山 记者走访多个BRT公交站发现,毗连到BRT站台的过道和天桥依然是日晒雨淋

  “乘坐BRT成为一种煎熬,全身大汗,还要晒掉一层皮。”自前日广州挂出黄色高温警告旌旗后,岗顶、石牌桥等地的BRT火焰山也同时发威了,有读者昨日致电阳光社区记者投诉称,BRT通道跟天桥连个遮阳篷都没有,之前不是说会加建的吗?昨日下昼3时许,记者来到岗顶BRT公交站,因为要进入公交站的过道无任何遮挡物,乘客需要在太阳暴晒下走数百米才能进到BRT站乘坐公车。

  阳光社区记者 方阳麟/文 王翔/图

  新闻配景

  2010年10月,广州市城建部门一位负责人说,为认识决炎天酷热、雨天遮雨的问题,城建部门拟考虑在BRT沿线的天桥上加装遮阳篷。在周全加装之前,他们将率先选择岗顶站和师大暨大站进行试点。据认识,今朝这项工作正在设计,等亚运会竣事之后,立时就要施工。

  2011年8月市建委又发布动静称,已打算陆续对BRT试验线具备安装前提的人行天桥加装顶篷,并以师大暨大站人行天桥作为试点,力争在2012年春节前完成师大暨大站雨篷的加装工作。

  2012年6月初,市建委默示,本年扶植设计中的BRT师大暨大天桥加建遮阳篷工程造价约为400万元,此外还有3000万元的资金,用于BRT沿线部门天桥的遮阳篷加建工作。但具体是哪几座天桥会在本年戴上"帽子",市建委暗示此事尚未最终确定。

  BRT站再成火焰山

  早在客岁7月,新快报阳光社区就曾报道过,石牌桥、岗顶等路段的BRT公交站通道、天桥成为火焰山,其他媒体也普遍报道过相关问题,而所有路过这些BRT的广州市民也知道,乘坐这些路段的BRT车站,是一种煎熬,因为除了晒照旧晒。

  昨日,阳光社区记者从石牌桥目的步行走上BRT天桥,纷歧会就已经大汗淋漓。因为岗顶是广州交通最忙碌的公交站之一,所以即便在太阳暴晒之下,经由的行人也不在少数,不外大多数人行色仓促。一名扛着一台电脑主机的青年须眉,从记者身边飞快走过,走向BRT公交站台。而不少过路健忘带遮阳设备的女白领,不得不将手袋顶在头顶上。记者见到,更多的是市民撑着颜色各异的太阳伞,仓促走过。后来,当记者进入BRT站台的时候,见到了之前那位扛着电脑主机的青年男人,该男人透露,他快速飞驰倒也不是赶时间,而是太痛苦了。

  未见任何施工迹象

  此外,固然有新闻称,8月份可能会建筑天桥遮阳篷,广州市民搭车将削减日晒雨淋之苦,然则,记者走访发现,岗顶、华景新城等BRT公交站今朝还没有任何施工迹象。记者走访发现,“重灾区”路段的景况和客岁一模日常,均不见任何天桥周边地段有施工材料堆放,或者有即将施工的迹象。阳光社区记者咨询了多名BRT站台的工作人员,均透露不清楚什么时候安装遮阳篷。

  “晒到皮都快掉光了。”一名路人夸张地说。而正好到岗顶上班的黄蜜斯告诉记者:“今天才在岗项站天娱那边的天桥,看见一位鹤发阿婆顶住太阳爬楼梯,爬到一半头晕上不去。好在旁边有位打伞的阿姨急步曩昔援手扶她。”

  相关回应

  资金临时未到位天桥未建遮阳篷

  记者从建委相关负责人认识到,早在BRT开建后,关于天桥遮阳篷的呼声就此起彼伏,接续提起,然而多年曩昔了,天桥遮阳篷依然迟迟未扶植。日前,建委负责人暗示,个中有资金放置的问题,并且客岁市建委将重点工作放在了农村路灯扶植和新建人行天桥举措上,客岁下半年两项工作工期都非常重要,是以几许会影响到遮阳篷的加建工作。此外,BRT天桥遮阳篷的设计工作,需要与周边城市景观相融合,是以仅是设计工作就破费了较长时间。

  记者手记

  数百米的过道怎么办

  从岗顶或者石牌桥乘坐BRT公交车的广州市民应该知道,炽烈天时,除了天桥让人难顶之外,最令人受不了的是岗顶或者石牌桥等路段,要进入BRT公交站台时,需要经由数百米的过道。而单单是这数百米的过道,因为没有任何的遮挡物,可能就会让你成为骄阳下赤裸裸的“暴晒物”。

  好比从河汉体育中心一侧,进入石牌桥公交车站,除了要等红绿灯之外,还需要经由一条数百米、毫无遮挡的通道。天色炽烈,加之周边汽车尾气袭来,让人吃不用。而岗顶BRT公交站,除了天桥之外,也要经由数百米的暴晒通道才能进入站内。

  昨日,记者走访时,不少市民表现,数百米通道的遮阳也需要细心考虑安装。“否则,假如以岗顶为例,就算天桥安装了遮阳篷,那么仅仅意味着,路人或许少晒几十米罢了,依然需要经由暴晒、蒙受尾气热浪侵袭的过道,市民依然非常难熬。”

资金未到位天桥未建遮阳篷 BRT站再成火焰山